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甘肃网 >> 陇原史话 >> 西部探秘

【甘肃历史文化】揭开义渠国城址之谜

17-08-18 09:50 来源:中国甘肃网-甘肃日报 编辑:赵凌艺

  原标题:揭开义渠国城址之谜

  宁县出土的秦铜镜

  宁县出土的秦茧形灰陶壶

  宁县出土的战国夔龙纹铜矛

  特约撰稿人 禄永峰

  许多人知道,始设于秦代的北地郡,前身为义渠国,城址就设在今天的庆阳市地域。

  《史记索隐》记载:“义渠本西戎国,有王,在北地郡。”《史记正义》记载:“宁州、庆州、西戎,即刘拘邑城,时为义渠国,秦为北地郡也”。然而,在庆阳,义渠国城址却一直有多种说法。一说“义渠城址”应在今天的正宁县永正镇一带,一说应该在今天的庆阳市董志塬上的焦村乡西沟村。还有一说,应该在今天的宁县城。

  关于义渠国城址的准确位置,对于身处“庐山”的庆阳人来说,似乎一直并不熟知。

  2016年初,一部热播电视剧《芈月传》唤醒了原本沉睡的义渠古国历史,引发社会各界注目。宁县借势举办首届中国义渠国历史文化研讨会,多位专家、学者经过充分阐述、实地考证,终于揭开了义渠国城址之谜……

  义渠国在庆阳500年的历史

  义渠国,是春秋战国时期,在今陇东、陕北黄土高原上崛起的一个大国。

  这一带,从远古起就活跃着许多名称各异的游牧民族。据《后汉书·西羌列传》记载:“及平王之末,周遂陵迟,戎逼诸夏。自陇山以东,及乎伊洛,往往有戎。於是渭首有狄獠圭冀之戎,泾北有义渠之戎,洛川有大荔之戎,渭南有骊戎,伊、洛间有杨拒、泉皋之戎。”这些众多的戎、狄族,在春秋时期,尚处于从原始社会向封建社会的过渡时期,文化落后于中原地区,常以游牧为生。

  义渠国,是诸戎中较强的一支。原居于宁夏固原草原和六盘山陇山两侧,归西王母管辖。商代,他们与居住在陇东和北方的狄族后裔獯育为邻,相互攻击,后来又与居住在北豳地、今天宁县一带的商属先周部落姬姓经常发生冲突,不断蚕食其领土。戎、狄人数虽少,但因为长期以打猎为生,剽悍好斗,先周与之多次血战。战事多发,周人被迫南迁后,义渠戎又和狄人互相征战,并暂归服于狄。商周乙时代,季历在商周的支持下,于武乙三十五年“伐西落贵戎,俘十二翟王”,迫使狄人放弃北豳。武乙三十年,季历又伐义渠戎,迫使义渠戎等服于商周。

  西周王朝建立后,从穆王到宣王,多次派兵攻伐义渠等五戎。由于五戎英勇善战,无奈,只好对诸戎采取安抚政策,将五戎安置于大原地,即今天的庆阳、宁夏的固原一带。五戎之中,彼此频繁的争战之后,唯有义渠戎留居今天的庆阳董志塬以及东南部泾水之北。最终,义渠戎趁周室内乱,脱离周王朝的统治,正式建立方国,都城置于今天的庆阳地域。

  从此,中国历史上出现了义渠国的名称。义渠立国后,建国于渭水流域的秦国也悄然崛起,长期与邻邦的戎、狄战事不断,屡屡战胜,势力越来越强,声威大震。

  公元前444年,秦将战争的矛头对准了义渠。面对精锐的秦兵,义渠战败。然而,义渠不甘示弱,他们吸取教训,厉兵秣马,经过长达14年的养精蓄锐,于公元前430年,举全国之力攻秦。此战从泾北一路攻到渭南,不但收复失地,而且扩大了疆域。据史料记载,义渠国在鼎盛时期,地域东达陕北、北到河套、西到陇西、南至渭水,面积达到20万平方公里。

  然而,不甘战败的秦国,常常攻伐义渠,两国之间战事频繁,期间不免时战时和,彼此抗衡长达数百年之久。

  公元前314年,秦起重兵攻义渠,一举占领二十五城,使义渠实力受到严重打击,国力大大削弱。公元前310年,秦再一次起兵讨伐义渠国。秦对义渠的持续攻伐,迫使义渠向秦重修旧好。义渠遂臣于秦,成为秦的附属国,但义渠并非俯首听命,秦只能从长计议。秦昭襄王即位时,义渠王亲自到秦国去朝见。义渠王一入咸阳,却被昭王母宣太后久留于秦国。到公元前272年,秦采取诱杀义渠王、出兵偷袭义渠国的办法,一举灭掉了义渠,在今天的庆阳宁县一带设置义渠县。秦统一全国后,则将其改置为北地郡。

  关于义渠国亡的相关细节,《后汉书·西羌传》记载:“秦昭王立,义渠王朝秦,遂与昭王母宣太后通,生二子。至王赧王四十三年,宣太后诱杀义渠王于甘泉宫,起兵灭之,始置陇西、北地、上郡焉。”

  至此,历史悠久的义渠国,最终成为秦统一后全国三十六郡之一。义渠国,从商代武乙年间建部落方国算起,至秦昭襄王时共存史800余年,其中在今天的庆阳境内建立奴隶制君国长达500年。

  城址设于何处一直颇有争议

  义渠立国期间,国都城址设于何处?一直成为社会各界颇有争议的焦点问题之一。

  《庆阳府志》记载:“义渠故城在州西北六十里”。按其里数,应该在今天的庆阳市董志塬上。1975年和1982年出版的《中国历史地图集》两个版本中,均将义渠城址标注在今天的庆阳董志塬上,与《庆阳府志》说一致。

  那么,以此推断,历史上的义渠国城址会不会真的设在今天的庆阳市董志塬上呢?

  回答这一问题,需要先厘清这样一个事实:陇东春秋战国时的故城,城址选取都有一定规律可循,那就是不能距离河流太远。如历史上的密国都城(今平凉市灵台县西四十华里的百里)、共国都城(今平凉市泾川县北五华里的水泉寺)、郁郅城(今庆阳市庆城县城),均处河谷阶地,取水便捷,易守难攻。

  还有,据史料记载,义渠族人视天、地、水,尤其是水为神灵一般,并心怀敬畏。义渠族人认为有水才有草,水大则殷家园。所以他们对水的崇拜超乎寻常,并在之后的生活中形成了择水而居的习性。他们将祭水作为祀中之重,一求人丁安,二求六畜旺,三求出师捷。

  因此,同其他戎族一样,当时作为义渠这样一个大国的国都城址,泽水而建,自然也不会例外。这也就是说,义渠城址设在庆阳市平坦的董志塬上的可能性很小,原因一是缺水、二是无险可据。

  关于义渠国城址,在学术领域,除了在今庆阳董志塬上的焦村乡西沟村一说外,还有一说认为“义渠故城址”应该在今正宁县永正镇一带。

  据班彪《北征赋》记载:“朝发轫于长都兮、夕宿瓠谷之玄宫、历云门而反顾、息郇邠之邑乡、登赤须之长阪、入义渠之旧城、过泥阳而太息兮、释余马于彭阳兮、指安定以为期。”其行程路线为:长安—甘泉宫—云阳—郇邑—义渠旧城—泥阳—彭阳—安定—朝那,大致为西北向行程。

  庆阳市文史研究者苏文振研究认为,按照班彪的“纪行”路线,其中,义渠旧城、泥阳、彭阳均在今天的庆阳市境内。显然,班彪详实的“纪行”记录,为研究古代地名及道路提供了有力的佐证和宝贵的资料。

  又据史料记载:“赤须阪,在北地郡。义渠,城名,在北地,王莽改为义沟。郦善长水经注曰:赤须水出赤须谷,西南流注罗水,然阪因水以得名也。”根据赤须水、赤须谷和赤须阪的位置,可以推定,班彪所指的“义渠城址”之地,应该在今天的正宁县永正镇一带,而非今庆阳董志塬上的焦村乡西沟村。

  苏文振研究发现,义渠国城址在“永正镇一带”这一说,恰与近年几期文物发掘中的重大发现相吻合。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在毗邻永正的正宁城后庄村、与北隔无日天沟相望的宁县平子镇袁家村,均出土了义渠墓葬和车马坑。

  这是何故?原因很简单,义渠在与秦的攻伐时代,此强彼弱,战事多变,既有过一时的强大,也有过臣服失地乃至“获其君”“虏其王”的历史。

  频繁的战争中,义渠曾东迁大原后半牧半农,战时全民皆兵,并以“战死为吉利、病终为不祥”,作战凶猛,宁死不屈,这也是义渠能延续数百年的重要原因之一。但是,战争所带来的灾害和人口锐减,又逐渐成为义渠国走向衰落的必然因素之一。

  因此,在失其地、君被虏的危急时刻,义渠国迁都重整、收复失地等,皆有可能。

  宁县庙咀坪一块文化之地

  关于义渠一名,兰州大学教授、甘肃省原地方志办公室编审薛方昱研究认为,其疑为古羌语,意为“四水”,即四条河水相汇的地方。义渠一词在藏语中,“义”对音为数词“四”,“渠”是名词“水”,合为“四水”之意。今宁县城庙咀坪,恰有马莲河、城北河、九龙川、水磨沟四条水相汇,证明义渠一词在古羌语中的“四水”之意,同时这一古羌语地名恰恰证实了义渠国是古羌族的一支。

  薛方昱的推测,在他多年的实地考察和研究中一一得到证实。

  薛方昱认为,察其地形,今宁县城庙咀坪具有建城立邑的地理条件。庙咀坪地处马莲河、城北河、九龙川、水磨沟四水相汇之处,交通方便,古为关中通往塞北的咽喉要道。周围毗邻董志塬、南义塬、春荣塬、早胜塬,土地平坦肥沃,古代农业发达。坐落在庙咀坪的义渠故城,依山傍水,北靠南义塬峁,东临城北河,西接马莲河,南部直伸两河交汇之处,形如半岛,坐北向南,十分坚固。

  据宁县义渠国历史文化研究院院长于祖培实地考证和测量发现,庙咀坪的坪高40米,南北长800米,南部宽450米,总面积120余亩。其北有两条小沟将坪与北山断开,中间仅留有一车道,地势险要,进可退,攻可守。坪东北有一高30多米的大丘叫“太子冢”。太子冢地层与北山一致,坪的四周及冢顶都有人工板筑的痕迹,是一座利用天然地形加工而成的四面凌空的高台——城中城。

  管子说:“凡立国都,非于大山之下,必广川之上,高毋近旱而水足用,下毋近水而沟防省,因天材就地利,故城郭不必规律,道路不必准绳。”

  庙咀坪正是在大山之下,广川之上,高而近水,近水而又不受洪水威胁,符合古代国都建筑风格和要求。

  还有,薛方昱曾经和《宁县志》主编李升堂、宁县博物馆巩世瑾在实地考察中发现,在庙咀坪几处因水冲和人为下挖的壑渠中,出现古城墙遗址。土层厚约六公分左右,系黑色土质,十分坚硬。城墙走向依自然地形弯曲,呈不规则形。其剖面上筑下削,城西临马莲河一致,因人为破坏小,削山痕迹至今犹存。城北与太子冢相接的一段开阔地,有两道深壕,显然不是洪水所冲,而是人工挖掘。

  薛方昱一行进一步考察发现,该城址内,周至汉代文物十分丰富,比比皆是,俯首可拾。文化层厚一至三米,有泥制灰陶盆、豆,夹砂绳灰陶鬲、绳纹灰陶罐,夹砂绳纹砖、瓦。特别一提的是,这里出土大量夹砂回纹、几何纹图案的方砖,厚约三厘米,经过有关专家鉴定,这些方砖均为春秋战国时期专为王宫铺地而烧制之砖。经过对比,一块块方砖与秦都雍城、魏都安邑、齐都临淄、楚都郢城出土的残砖图形一致。出土的秦、汉文物有:灰陶盆、罐、云纹瓦当和“万岁千秋”圆形瓦当。除此,在该城址及附近地区还出土战国时期的铁制短剑及秦汉兵器等物。

  宁县博物馆提供馆藏文物秦铜镜、战国夔龙纹铜矛、秦茧形灰陶壶等重要文物史料照片,是义渠国城址的重要物证,义渠国城址也就自然成为宁县标志性的文化符号之一。

  拂去历史的尘埃,义渠国城址之谜终于宛如一幅长卷徐徐展开,浮现在人们面前。

  2016年3月26日,在首届中国义渠国历史文化研讨会上,来自全国各地的几十位史学家、考古专家、学者们认为,义渠与其他诸国在竞争中融合发展,创造了底蕴深厚的义渠文化。义渠文化悠久,与先周、先秦文化及儒家思想共同孕育了灿烂的中华文明,成为华夏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

  (文内图片由宁县旅游局、博物馆提供)

精彩推荐

  • 【新闻学子重走西北角】小小枸杞本领大  脱贫致富要靠它 ——探访中卫市“海原万亩有机枸杞园” 【新闻学子重走西北角】小小枸杞本领大 脱贫致富要靠它 ——探访中卫市“海原万亩有机枸杞园”
  • 【新闻学子重走西北角】走进“大漠创辉煌,治沙建功勋”的地方 ——中科院沙坡头沙漠试验研究站探访记 【新闻学子重走西北角】走进“大漠创辉煌,治沙建功勋”的地方 ——中科院沙坡头沙漠试验研究站探访记
  • 【新闻学子重走西北角】重走西北角,感受新闻的力量 【新闻学子重走西北角】重走西北角,感受新闻的力量
  • 志愿者在文县天池镇王家庄村安置点给受灾群众发放物资 志愿者在文县天池镇王家庄村安置点给受灾群众发放物资
  • 科普图解:暴洪泥石流灾害应对知识小课堂 科普图解:暴洪泥石流灾害应对知识小课堂
  • 【摄影报道】激情阿克塞(组图) 【摄影报道】激情阿克塞(组图)
  • “花约金昌”:俄罗斯油画家金昌写生作品选登(图) “花约金昌”:俄罗斯油画家金昌写生作品选登(图)
  • 【新闻学子重走西北角】李白故里遇李百 热衷卖字做慈善 【新闻学子重走西北角】李白故里遇李百 热衷卖字做慈善

关注我们

中国甘肃网微博
中国甘肃网微信
甘肃头条下载
甘肃手机台下载
微博甘肃

新闻排行

1   中共陇南市委组织部关于干部任前公示的
2   陇南市雷坝镇镇长赵亚军:暴雨中徒步挺
3   甘肃省政协脱贫攻坚工作暨脱贫攻坚领导
4   甘肃省满18周岁男学生秋季入学前须全员
5   兰州公交集团增加西站运力尽力满足旅客
6   庆阳市华池对83名党员干部参与赌博问题
7   甘肃省上半年城镇棚户区改造开工110922
8   部分私家车乱停乱放严重影响兰州西站北
9   搏击洪流显本色——陇南武警官兵公安干
10   “探访义渠古国·感受大美宁县”2017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