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甘肃网 >> 陇原史话 >> 陇上古堡

甘肃靖远:众说纷纭平滩堡

17-08-01 14:56 来源:白银新闻网 编辑:赵凌艺

  原标题:众说纷纭平滩堡

  一

  平滩古堡,是黄河文明、丝绸古道的历史名镇之一。这里,曾是古代农耕文明、儒家文化和草原文明与游牧文化在黄河边塞要隘的交汇处。古渡、城堡,更是多重关系互探的触角,书写了一页页慷慨悲壮的历史。

  平滩堡现名平堡,位于甘肃靖远西南边陲,乌金峡出口处黄河南岸,隔河与四龙口相望,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文化古镇。曾和朋友们在寻访海原哨马营后,在查阅资料时,意外发现当年的平滩堡也曾称为哨马营,亦如许多地方都有三角城一样,这个称谓引起了我对平堡的无限神往。

  后来,在白银社火表演中,看到一场酣畅淋漓的大鼓表演,队形和打法独特,很震撼人心。询问后得知,这鼓称为“黄河战鼓”,也称“李台战鼓”,源于古代军队作战时的“军阵战鼓”,其历史悠久、传承有序,为陇上唯一的军鼓器乐。

  然而,进一步深入了解,究其根源,却得知黄河战鼓实为平堡人原创,历尽变迁,流传至今,目前以平堡乡金园村战鼓最为原汁原味。后来看到不少关于平滩堡的解说,特别是当地人,他们将模糊的历史尽量向前推进。由此,平滩堡成了秦汉时的古城,屹立几千年,诉说着扑朔迷离的故事。

  二

  跨过被誉为“天下农民第一桥”的平堡黄河吊桥,沿着并不宽敞的街道小心翼翼地驱车前行,穿过一座古老的跨街灯楼,再绕道平堡小学牌楼门前,然后出村上山道,于半山腰的一处小广场停车,就到达当地著名的堡子山,当地人所谓的“古城”平滩堡就在其上。

  堡子山因为濒临黄河,浇灌方便,山上有西北少见的茂密树林。我们寻访时虽是冬季,还是让人一眼难以看清山的高度,古城的远近高低自然不得而知,一丝神秘莫测的感觉油然而生。

  无数次地想象,平滩堡的横绝峭立,蔚然挺拔。然而似乎没有费多大的劲,就到了平滩堡顶,接着一堵高高的土墙出现在眼前,直觉告诉我:这是一段城墙。等沿着坍圮的豁口攀上,一座看似方正的古城遗址,真的出现在眼底。

  绕道堡子山,沿着已经坍塌的古城一圈,方知此山面积虽不算太大,但四面皆巍然陡立,高峻峭拔,似为天然的护城沟壑,深达数10米,根本无法攀爬。平滩堡就建在这里,真是绝佳位置。

  古堡坐北朝南,城周约1.5里,占地50余亩。东墙已破坏,现存部分西墙及北墙,城墙墙基宽不到5米,高3米。南面无墙体,但在城下依旧是数十米的斩坡壕沟,较之城墙,更为险峻。古城东南面另有墙体,墙高、宽也在3米左右,外有占地1亩余的平地,似为有瓮城。四面悬壁的堡子山,连同古城堡,只在东南端有不是很宽阔的道路,与不远处的山地相连,真乃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险。

  山似城堡,城堡在山。真可谓“边塞重地,临河踞胜,四面天险,交通要冲,大河津渡,亘古天堑”。独特地理优势,使平滩堡具备建城防守的历史地理条件,向为历代兵家所争。随着时代的推移,古城渐老,失去之前重要作用,如今的平滩堡内早已成为苹果园。

  我们到达时,恰逢承包苹果园的主人来堡内查看,问到城堡渊源,他零散地告诉笔者,此城堡古名哨马营,堡子山东面以前为牧场,可以证明:平滩堡建城最远可推秦汉,如今保存的堡子山古城堡遗址,有人曾考证为汉代所筑,是为汉祖厉城。原因有二:一是自古黄河分段各有名称,自乌金峡至靖远县城这段,原名叫祖厉河,此名至今尚有如此称谓,城名就来自本段河道,而且据说城内原有地道直通祖厉黄河,战时可入内取水;二是堡子山上曾出土彩陶、灰陶、骨饰等文物以及大量彩陶碎片,说明很早就有人类在这里生存繁衍。

  关于平滩堡的始建年代,民间、专家众说纷纭,史志记载不详。果园主人向笔者推荐杨国材先生,一位热爱家乡教育事业,并对平滩堡颇有研究的退休教师。杨国材先生近有《“明长城靖远段平滩堡址”勒石记》一文。文章认为汉武帝元鼎三年(前114年)在“平滩堡城”内设祖厉县,即“县治平滩堡”。他还认为长期错讹误传的“祖厉河”,正是黄河平滩堡段。

  杨先生又附引《辞源》(1981年12月修订第一版)2269页记载:袓厉,古县名,在今甘肃省靖远县西南。汉置,属安定郡。晋废。前凉复置,属武威郡。北魏移县治于平凉县境,属陇东郡。汉书·武帝纪,元鼎五年注,引李斐谓,袓厉,音嗟赖。《玉篇》作‘袓’,从衣,不从示。

  兰州大学刘满教授也认为,平滩堡当为汉代的祖厉县古城。他在《河陇历史地理研究》一书认为:祖厉故城是邻近黄河的县城,位于交通要道和渡口上,不可能建在黄河峡谷南岸侧近,所以祖厉故城只能在乌金峡下峡口以东至靖远县城关镇之间的黄河南岸求之,而在这一段黄河南岸的村镇中,只有平滩堡具备这一条件。

  发表在2008年3月《兰州教育学院学报》韦宝畏、许文芳的《关于汉代祖厉县的几个问题》中“汉武帝在祖厉河两侧之地设置祖厉县,县治在今甘肃省靖远县西南的平滩堡。”也基本持上述观点。文章根据传世典籍的记载与出土文物相互印证,并结合实地考察等综合手段对祖厉县有关问题做较全面透视,认为祖厉县是汉武帝元鼎三年所设,属安定郡。

  另,明长城资源调查、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时,将平滩堡认定为明代长城沿线5个关堡之一。2017年3月文物部门在平滩堡古城栽立文物保护碑,石碑正面刻字“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长城靖远段,平滩堡址,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二00六年五月二十五日公布,甘肃省人民政府二0一五年六月立。”石碑背面刻字“时代:汉代;类别:古城址;价值:汉代及清代关堡,靖远境内汉代及清代历史军事防边重地。”

  这还不算,当地人甚至有说,平滩堡城始筑于秦始皇三十三年,由大将军蒙恬所修。亦有说,西汉武帝时期曾在平滩堡城内设的祖厉县,自西汉公元前206年到2017年,至今已历2223年。

  如果这样,《汉书》和《水经注》中所提到武帝出巡,“西临祖厉河而还”事件中的“祖厉河”当指时流经祖厉县境的黄河而言,与现在的“祖厉河”没有关系。现在发源于会宁,由南向北纵贯全县,并流经靖远大芦、乌兰两乡,最终在靖远县闇门汇入黄河的祖厉河,当地人俗称的苦水河,是后来的名称。

  三

  笔者认为,恰如此祖厉非彼祖厉一般,历史的风云多变中,一城一堡不可能固定不变。祖厉县或在平滩堡,或在附近,甚至未必就是现在我们所见到的古城堡。现在的平滩堡建成之前,应该早有旧城,其附近至今尚有“古城”的地名,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二者或者有所混淆。房振国先生亦在《明代靖虏卫建置规模初考》中提到:平滩堡城,在卫西九十里,城周一里三分,堡城在山峰之上,明正统年间建设,在建卫之前,旧名哨马营。

  现在的“平滩堡”设置,当与明初西北边疆面临的紧张形势相关。大明王朝兴盛一时,疆域辽阔,但黄河以北曾长期为蒙古族鞑靼松山部宾兔人游牧之地。当时,被逐出中原的蒙古势力犹存,且往往“饮马黄河”,甚至冬季踏冰过河,抢掠内地,因此边患不断。为控扼北疆,明英宗正统二年(1437年),朝廷设靖虏卫,卫所置军政机构“九堡”防患未然,平滩堡即是其一,自始有“平滩堡”建置。成化二十二年(1486年),鞑靼侵犯大浪口,靖虏卫守备廖斌迎击,大获全胜,遂于哨马营建堡,名曰平滩堡,临河踞胜,四面天险。

  又,《道光·金县(今榆中)县志》卷3《古迹》记载:“长城之在金县者,自西皋兰交界之桑园城,长十余里。又东至靖远交界之平滩堡城,长二里余,俱在黄河南岸,共程二百余里,俗呼为边墙。”俗呼为边墙者,也正是明代老百姓对长城的称谓也。

  神宗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朝廷收复黄河以北地,平滩堡防御功能略减,当年驻守的军户逐渐落籍定居平滩堡城,垦田种地,本地号称“四十八军门户”,即是当今众多平堡人的开宗始祖。他们忙时屯田耕作,闲时修兵备战,对于当地经济的发展和明廷边防的加固都起到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至今遗留的黄河战鼓,打法分别命名一道金牌、十面埋伏;四面出击、势如破竹;凯旋而归、欢庆胜利,加之表演时的队形,正是“军阵战鼓”的见证,亦是战鼓逐渐由为战事服务演化为鼓乐艺术而在民间被世代传承的有力证据。

  当战争逐渐远去,人们开始发展经济。明末清初之际,平堡已经拥有东西走向长达一里的街道,清代中叶,平滩堡已成为黄河南岸一方富庶的土地,农业发达,人口众多,出现了少有的繁荣景象。这里店铺林立,商号栉比,成为靖远县内黄河上游经济文化较为发达的集镇。

  平堡历来崇文重教,地方教育发达,文韬武略,代有人才。特别是清仁宗嘉庆十四年(1809年),财神庙义塾创办成立,使更多的农家子弟获得读书的机会,自此平堡以文化昌明而著称。先后曾考取进士一人,文举二人,武举三人,以及众多贡生、秀才。其中进士雒宗易,举人王家督等,工于书法,诗词文章,著述颇丰;怪才王铣铭擅长山水画,诗情豪放,文笔犀利,风格独特;王家督的名联“树藏几点星;山挂月一钩”意境幽深,情景交融;刘子元撰灯山楼联“音如何观聪明无二理;佛亦称士儒释有同感”蕴含哲理,耐人寻味。如此等等,不胜枚举。

  源于多元文化的汇合,平堡人既耕读持家,书香悠远,人文荟萃,也尚武崇德,不畏艰险,至今习武。平堡亦多能工巧匠,擅长彩画、雕刻、泥塑等手工艺者层出不穷。最早时期,哨马营的人马要到黄河取水,这就形成了一条“饮马黄河”古道,即闻名遐迩的平堡古街。经济发达后的人们,在这条街上先后修建佛殿、戏楼、牌坊等数十座建筑,其中灯山楼、蜂窝亭、城隍庙等皆为清代建筑,传统的叠山榫卯结构和砖雕艺术,古朴典雅,气势不凡,至今保存完好,成为享誉一方的人文景观。

  “历史的天空闪烁几颗星,人间一股英雄气在驰骋纵横。”如今,平滩堡依旧静静地矗立,和黄河对话。作为曾经的边防要地,军屯合一的古镇,斑驳的城堡,狭窄的街道,依稀可辨的古渡口,无不诉说着文明的沧桑,见证着时代的变迁。

  平滩堡,从自然和人文的角度看,都是历史的根脉,文化符号的留存。行走古镇,但愿无数先民耕耘造就的富饶平堡,成为文明种子的成长沃土,而不再有苦涩和血泪故事。

精彩推荐

  • 酒泉敦煌市月牙泉镇合水村:让村庄成为亮丽的旅游名片 酒泉敦煌市月牙泉镇合水村:让村庄成为亮丽的旅游名片
  • 酒泉瓜州县:农忙不再忙 全靠农机挑大梁(图) 酒泉瓜州县:农忙不再忙 全靠农机挑大梁(图)
  • 中国热气球俱乐部联赛安宁站赛事昨日完美收官 中国热气球俱乐部联赛安宁站赛事昨日完美收官
  • 兰州黄河银滩湿地公园  新貌迎客 兰州黄河银滩湿地公园 新貌迎客
  • 临夏县韩集镇易地扶贫搬迁点新貌(图) 临夏县韩集镇易地扶贫搬迁点新貌(图)
  • 临夏州康乐县山川田野色彩斑斓(图) 临夏州康乐县山川田野色彩斑斓(图)
  •  [甘肃新闻]今年上半年兰州市接待国内外游客超过3000万人次 [甘肃新闻]今年上半年兰州市接待国内外游客超过3000万人次
  • 【新闻学子重走西北角】廉租公寓助推银川产业升级 【新闻学子重走西北角】廉租公寓助推银川产业升级

关注我们

中国甘肃网微博
中国甘肃网微信
甘肃头条下载
甘肃手机台下载
微博甘肃

新闻排行

1   兰州市交通拥堵指数全国排名再度大幅下
2   史诗情怀话艾黎|诗歌:第二故乡的怀念
3   住豫全国政协委员来甘肃调研中医药振兴
4   甘肃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四次会议
5   小陇|探访宝鸡窑洞工厂 小陇带你看一个
6   甘肃今年分三种方式上调退休人员基本养
7   【陇人相】小身材有大能量,这个女孩有
8   国务院安委会安全生产第五巡查组向甘肃
9   兰州市交通拥堵指数全国排名再度大幅下
10   林铎主持召开省委常委会会议 研究部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