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 深入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甘肃网 >> 陇原史话 >> 陇上古堡
投稿

漫溯古秦州:李白杜甫与天水的诗意遇合(图)

2016/11/14 来源:中国甘肃网-兰州晨报 作者: 责任编辑: 点击图片浏览下一页

 原标题:漫溯古秦州:李白杜甫与天水的诗意遇合

南郭寺内何鄂先生创作的杜甫像

  天水,古称秦州,位于甘肃东南部,自古是丝绸之路必经之地和兵家必争之地。早在1994年就被评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全国各地分别以李白、杜甫之名举办的诗歌节都有,但唯有在天水,以诗为媒,首届“中国天水·李杜诗歌节”将两位伟大的诗人并称。

南郭寺

  2700年以来,那弥漫在这座古城上空的诗意,行云播雨,经久不散

  11月5日,历时半年的首届“中国天水·李杜诗歌节”在天水举行了隆重的颁奖盛典。借活动之邀,记者在11月4日结束在甘谷县磐安镇的采访之后,赶到天水,参加陇原的这一诗歌盛会。

  说到诗歌节,记者想到了“雅集”,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有西晋石崇的“金谷园雅集”,东晋王羲之的“兰亭雅集”,唐朝让王勃一夜成名的“滕王阁雅集”等等,无一例外都是以创意诗文为主。永和九年三月初三的那场微醉,不但熏出了37首诗歌,更成就了王羲之千古名篇《兰亭集序》,及其被誉为天下第一行书的《兰亭集序》书法。

  以李杜之名,举办诗歌节,它的意义何在?

  西部地理的采访中,天水,算得上是我们最熟悉不过的城市。交通便捷,路途不远,历史文化底蕴深厚,可以深挖作为选题的内容不胜枚举。因而,这座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一次次地吸引着记者前往、驻足、流连。

“二妙轩”诗碑廊

  细细回想这其中的因缘,因这次的诗歌盛会而了然,原来除了这里的地理风貌、人文印痕,更重要的是2700年以来,那弥漫在这座古城上空的诗意,行云播雨,经久不散……

  在这片发源《诗经》的肥沃土地上,历朝历代的先民百姓其实都在与诗歌为邻,诗意栖居。从千古第一才女苏慧到如今崛起的天水诗群,它与诗歌的渊源从来就不是一两句话能说得清的。

  从《诗经》开始,伴随着大秦帝国成长的秦风雅颂就让天水山川大地淋漓着浓郁的诗意;丝绸之路开通后,地处要塞的陇山古道更是盛唐边塞诗反复吟诵的诗歌意象。

  李杜和天水这座名城的关系,“天水是大唐诗仙李白的祖居地,千秋诗圣杜甫流寓地”,这句话给予了精确的概括。此次的诗歌盛会,也是诸多诗歌节中第一次将李白与杜甫的名义合在一起举办的诗歌节,也是因为两位诗人与天水有着密不可分的历史渊源。

  在这次的诗歌盛会中,天水籍文学评论家雷达这样评论:“这两位伟大的诗人,和天水有着这么深的渊源,所以,现在天水能举办‘李杜诗歌节’,设立‘李杜诗歌奖’,太应该了。虽然天水只是一个地级市,但‘李杜诗歌节’是属于全国的,甚至可以说是属于世界的,它早已超越了地域的界限。”

  天水市作协主席、诗人王若冰更是这样形容:“天水的文化氛围很好,作为中国当代文学一个重要的诗歌高地,甘肃诗歌近年来颇受诗界关注,而作为甘肃当代诗歌的重镇,天水也当之无愧。本诗歌节不仅是诗性的、诗意的,而且是安静、温馨而浪漫的。整个诗歌节运行既要有丝绸般的光芒,也要有黄金落地的震撼,更要力求唤醒李杜诗歌遗留在秦州大地的浓郁诗情。”

春秋古柏

  正是这一棵棵古树,默默无声地见证他们与古秦州的诗意遇合

  李白和杜甫是中国诗歌史上两棵并立的参天大树,而天水恰恰多古树。我们心目中李杜留下的诗意地图就让一棵棵古树来标注吧!

  穿行在座座古建与现代房屋之间,寻树、寻树,寻找李杜遗落在树下的吟诵,正是这一棵棵古树,默默无声地见证他们与古秦州的诗意遇合。

  在天水的大街小巷、寺院民居等,古树不胜枚举。天水千年以上的古树数量居全国之最,蔽日参天的古树,树龄动辄成百上千年。据统计,截至目前,天水境内查明千年以上的古树60余株,居全国之冠;300年以上的古树300余棵,分布密度竟可与扬州一争高低。

  与众多诗人一起,在南郭寺寻找大诗人杜甫的足迹,被诗歌节引为圣地的南郭寺在天水城南,是现存天水古树最为集中的地方。

  南郭寺,陇右第一名刹,位于天水市城南2公里南山山坳,占地5.7公顷。建寺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南郭寺成为了历代诗人墨客的览胜之地。树木葱茏,古柏参天,为天水的八景之一,誉名“南山古柏”,这里也就成为了追寻杜甫足迹的必到地之一。

  大诗人杜甫于公元759年流寓秦州时,为它写下这样的诗句:“山头南郭寺,水号北流泉。老树空庭得,清渠一邑传。秋花危石底,晚景卧钟边。俯仰悲身世,溪风为飒然。”

  拾级而上,寺门前的台阶陡而长。一步步登上,好不容易才站在寺门前的两棵古树下气喘吁吁。登上了石阶,就与山下的世界暂时分隔,似乎一瞬间回到了从前。

  据介绍,南郭寺山门前的两棵古槐树高30多米、树围7米,种植于唐代,俗称“唐槐”。从这里开始,古意与诗意缠绕着我们一众追寻的脚步。

南郭寺内的“龙形”古树

  迈过寺门,还是树。

  棵棵古树,虬枝漫溯,片片树叶,初冬犹绿。在这里,仿佛树才是主角。

  一棵南北分叉的古柏树占据了大半院子,这棵古柏树的树龄更是老得惊人,经C14测定确认,这棵古柏树树龄为2300—2500年,与圣人孔夫子和释迦牟尼同龄,当地人称其为春秋古柏。

  南向一枝黛色霜皮,干枯如紫,直插云霄,但顶端仍是青春焕发,枝叶茂盛,西北向一枝已枯,北向一枝巧架于槐树枝杈上,更神奇的是,她已劈开的枯干中寄生着一株小叶朴树,和老树“相依为命”,据考全国只此一树,观者无不称奇。这就是杜甫笔下的“老树”。

  就在诗人们游走在树下的时候,一棵朴树的种子从枝头掉落,砸在了记者的头顶。这一瞬间,好似古树有灵,或许冥冥之间在传达着什么。

  光绪三十年(1904年),南郭寺重修并新建了其它庙宇。为了纪念大诗人杜甫,同年将“东禅林院”改为杜少陵祠。如今的杜少陵祠内,菊花绚烂,犹如诗人不畏秋寒,依旧绽放的诗光。

  而李白在古秦州的题咏似乎只有一首《南山寺》的五言诗:

  自此风尘远,

  山高月夜寒。

  东泉澄澈底,

  西塔顶连天。

  佛座灯常灿,

  禅房香半燃。

  老僧三五众,

  古柏几千年。

北流泉

  这首诗是不是李太白所作,虽然尚不能确认,但以他之名流传千载,无论如何也是南郭寺最重要的文化遗存之一,历来被认为是吟咏南郭寺的一首好诗,备受赞赏。

  所谓“水有湫神”者是南郭寺东院有一湫池,杜甫诗中的北流泉,湫池泉水数千年来四时不绝,虽有旱涝不缩不盈,而且水质清冽甘甜,民间称之为灵泉神水,饮之去病,因而是陇上名泉之冠。

  四川绵阳江油、甘肃秦安、吉尔吉斯斯坦碎叶城等主要的三个地方,是诗仙李白的原籍争议地

  杜甫写下的诗都在夫子的诗集中收着呢,我们拜读就可以了,但历史上,诗仙李白的原籍一直是争议的热门话题,争论的重点集中在四川绵阳江油、陇西成纪、吉尔吉斯斯坦碎叶城等主要的三个地方。

  李白的诗文中很少谈及家世,偶有所及,也往往只提远祖,讳言近亲。

  李白的身世,最原始、最权威的记载只有两个,一是李白后认的族叔(从叔)——宣州当涂县令李阳冰的《草堂集序》,一是宣歙池等州观察使范传正为李白所作的墓志铭《唐左拾遗翰林学士李公新墓碑并序》。后世所有李白传记中凡涉及身世、籍贯等等问题,无一例外皆依据于此。

  古之碎叶城,也就是现在的吉尔吉斯斯坦。根据郭沫若的考究,李白可能生于碎叶城。五岁那年,他随家人迁到四川省江油县定居。因而也有一种说法,从李白的相貌上说他眼睛大而炯炯有神,样貌独特,气质非凡,有一些像我们今天所说的“混血儿”。异域风情为李白之后的诗歌创作带来了不一样的风格,浪漫,似乎就是那个时候沁入了他的血液。

南郭寺内的杜少陵祠

  但这一说法似乎现在越来越难以服众。

  李白生前反复强调的“本家陇西人,先为汉边将”。意思是说,我本是陇西平民,流落至楚汉之地。其叔父李阳冰在为李白作的《草堂集序》里也说“李白字太白,陇西成纪人。凉武昭王暠九世孙。”

  《碑序》云:“公名白,字太白,其先陇西成纪人。绝嗣之家,难求谱牒。公子孙女搜于箱箧之中,得公之亡子伯禽手疏数十行,纸坏字缺,不能详备,约而计之:凉武昭王九世孙也。隋末多难,一房被窜于碎叶,流离散落,隐易姓名。故国朝以来,漏于属籍。神龙初潜还广汉,因侨为郡人。父客,以逋其邑,遂以客为名,高卧云林,不求仕禄。公之生也,先府君指天枝以复姓。”

  这段说的就是李白是陇西成纪人,祖先由于获罪,易姓名,神龙初,才逃回蜀中。

  且不评说,李白的祖先获罪易姓名,只说在诸多的历史记载中,陇西成纪是一个逃不开的地方。

  陇西郡,秦汉至隋唐行政区划,秦汉时辖地范围较大,一度包括今甘肃省天水、兰州等地区,是古丝绸之路必经之地,地处渭水上游,地理位置很重要,兵家必争之地。秦汉时郡治在狄道(今甘肃省临洮县南),三国时迁到襄武县(今甘肃省陇西县东南),唐时改陇西郡为渭州,陇西郡之名从此消失,郡治襄武县保留了陇西之名,成为陇西县。

  可以看出,现在的天水,在当时属于陇西郡的管辖范围,细究而查,陇西成纪指的正是现在天水市的秦安县。何况,这片古秦州大地也不止一次出现在李白的诗作中。

  全国各地分别以李白、杜甫之名举办的诗歌节都有,但唯有在天水,将两位伟大的诗人并称。有学者认为,杜甫来到秦州的一个动因就是它是挚友李白的祖籍之地。

南郭寺山门前的唐槐

  “太阳和月亮的相碰”,那么李白和杜甫二人,谁是“太阳”?谁是“月亮”呢?

  事实上李白与杜甫,他们真的是惺惺相惜。

  南郭寺内,翠竹丛生。一尊著名雕塑家何鄂先生的杜甫像就掩映在一片翠竹之中。环顾四周,杜甫在成都的草堂与眼前此景相差无二。在杜甫雕像的南边,是新建的“二妙轩”诗碑廊,清代著名诗人宋琬集书法名家王羲之、王献之等人的书法与杜甫诗歌为一体,诗碑廊将宋琬所集诗歌刻于石碑之上,诗妙、字妙故称“二妙”。

  李白与杜甫在杜甫的父亲杜闲的家里相识,从此两人不仅相互酬唱,并且共度过一段美好时光。杜甫在诗中描写当时的情形是:“余亦东蒙客,怜君如兄弟。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见面时,李白当时已经是诗名远扬的大诗人了,而杜甫还诗名不显。李白大杜甫11岁,因此,杜甫的诗中充满了对李白的崇敬,而且对李诗风格有极高的评价,如《春日忆李白》:白也诗无敌,飘然思不群。清新庾开府,俊逸鲍参军。渭北春天树,江东日暮云。何日一樽酒,重与细论文。他们常以诗相赠,如:《赠李白》、《春日忆李白》、《梦李白》、《天末怀李白》,杜甫给李白写了近二十首诗作,但李白写给杜甫的,记者翻阅了《李太白全集》也只见到三首即《戏赠杜甫》、《沙丘城下寄杜甫》、《鲁郡东石门送杜二甫》,这又是为什么呢?

  多情的杜甫在这以后一直处于对李白的思念之中,在秦州,《梦李白二首》和《天末怀李白》三首诗,是杜甫在秦州思念李白的名篇。

  李白应该也挂怀杜甫吧,但他步履放达、交游广泛,杜甫的名字再也没有在他的诗中出现。这里好像出现了一种巨大的不平衡,但天下的至情并不以平衡为条件。即使李白不再思念,杜甫也作出了单方面的美好承担。

  李杜的相识相知,闻一多认为李杜是中国文学史上最为激动人心的一刻,并把这次相遇比作“太阳和月亮的相碰”,那么李白和杜甫二人,谁是“太阳”?谁是“月亮”呢?从创作风格来看,李白是太阳,热情奔放;杜甫是月亮,内敛深沉。

伏羲庙

  李杜是我国诗歌史上耀眼的“诗歌双子星”。

  如果说,天水只是李白的祖籍之地,那么对于杜甫,秦州大地则成就了他的诗歌高度。在天水的这段时间,是杜甫一生最为艰难的日子,也是杜甫创作激情最为高涨、诗歌艺术发生飞跃性变化的时期。

  安史之乱以后,杜甫辞去华州司功参军之置,举家西行,在天水度过了一生中最为艰辛的三个月,也是他创作最为旺盛、诗风发生锐变的重要时期。

  乾元二年(公元759年)秋,一生追求“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政治理想的杜甫在政治抱负彻底破灭之际,离开长安向西,翻关山陇坂,来到了当时称作秦州的天水。杜甫这次西行的目的,是投奔住在东柯河谷、现麦积区甘泉镇柳家河村的侄子杜佐。

  然而让杜甫始料不及的是,此次西行竟成为他颠沛流离、穷困潦倒生活的开始。从初秋到严冬将至,杜甫在天水的三个多月里过得非常艰难。最初的日子靠亲友接济度日,后来为了养家糊口,杜甫不得不上山采药维持生计,甚至忍饥挨饿捡拾橡子果腹,但天水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和优美的自然风光让世人流连忘返。他不仅用近似于写实的诗句记述了自己贫病交加的艰苦生活,还游览了麦积山石窟、南郭寺、铁堂峡、甘泉寺等名胜古迹,留下了不少记叙1000多年前天水自然风光、风土人情的诗作。

麦积烟雨

  三个月后,贫病交加的杜甫告别曾经满怀希望、优美自然风光也给他灵魂些许慰藉的秦州,再次踏上流亡之路,经陇南南下四川。

  在天水三个多月,杜甫创作的117首《秦州杂诗》,使他从众多的唐代诗人中脱颖而出,成为高山仰止的千秋“诗圣”,也成为了被海内外杜诗研究界认为是杜甫成为一位世界级诗歌巨匠的标志。

  漫溯天水,李杜的光芒,日月经天。

  文/图 记者 周言文 刘小雷

文章来源:中国甘肃网-兰州晨报 责任编辑: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甘肃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中国甘肃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新闻热线:0931-8960109 技术服务:0931-8960711 网上投稿
网站简介 | 大事记 | 人才招聘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中国甘肃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5-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