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 深入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
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甘肃网 > 陇原史话 > 黄河文化 正文
投稿

黄河遗存揭示万年前兰州生态

2014-12-12 08:24:17 来源:中国甘肃网-兰州日报 作者: 责任编辑:田洋 点击图片浏览下一页

  羊皮筏子赛军舰,拾起轻舟负半肩

  激流奔腾的黄河,自东南向西北由青海省流经甘肃省境内的刘家峡之后,便以近乎垂直的角度调头折向东北,穿过盐锅峡,在西固区的达川与湟水河交汇,继而流过八盘峡,与庄浪河在河口汇合,然后蜿蜒东下,将串珠状的兰州盆地弯弯曲曲地劈作南北两半,尔后冲出位于榆中县境内的桑园峡,继续向宁夏回族自治区奔去。在地图上,这段黄河恰好构成有些朝西北倾斜的“几”字,甘肃省省会、黄河上游最大的新兴工业城市——兰州,就横跨在这个“几”字右旁的“乙”字形黄河两岸上。

  兰州位于甘肃省中部,这里正好是黄土高原、青藏高原、内蒙古高原交汇的地方。四周群山环峙,腹地沟谷纵横,南北狭窄而东西颀长,黄河自西向东流贯其间,市区的主要部分就建筑在黄河两岸的一片片谷地上。在教科书中,把这些谷地统称为兰州盆地。兰州盆地西起河口,东至桑园峡,东西绵延一百多公里,中间又被柴家峡和金城关峡两个峡谷分隔为河口、西固、兰州三个河谷平原,从高空向下看去,就像是一串巨大的冰糖葫芦。盆地四周的群山多为土山,其中以皋兰山和白塔山最为著名。前者陡峭挺拔,雄峙于河南,后者层峦叠嶂,威镇于河北,两山相距最近处仅有1000多米,大有山逼河来,河劈山去之势。

  不过当初的兰州可不是现在这个样子。据地质地理工作者考察,远在二十四亿年以前,兰州本是一片汪洋,大海是这里的造物主。当时留下的海相沉积——马啣山、兴隆山沉积岩群,为这一论断提供了证据。在以后漫长的地质年代里,这里的地壳慢慢隆升,就像一只只上浮的乌龟,一寸又一寸地露出水面。大约到距今三百万年至一万年的时候,逐渐成为一片湖盆相连的地方,黄河以远比现在壮阔得多的气势滚滚东流。黄河两岸长满了茂密的植物,一群群庞然大物——古象,经常悠闲地在这里漫步,它们死后,骨骼掩埋在泥沙下面,长期与空气隔绝而逐渐石化,并成为化石。公元1975年在安宁区大沙沟发现的古象骨骼和牙齿的化石,公元1984年在榆中县来紫堡桑园子发现的古象门齿化石,就是最好的证朗。通常,一头大象每年要吃五六十吨植物的枝叶,才能维持生命。而动物死后遗存在地层中的化石,仅占生存头数的百分之一到万分之一。照此推理生活在兰州的象群该有多么庞大,周围山冈上的森林、湖滨的野草又是何等茂盛!本世纪60年代,人们从永登县中堡邢家湾一带山峦中发掘出的大批“龙骨”,也说明了这一点。所谓“龙骨”,其实就是古脊椎动物的骨骼和牙齿的化石。其中,绝大部分是犀牛、象、肿骨鹿等哺乳类动物的骨骼和牙齿。据有关方面考察,遗存“龙骨”的这段地带,南北约有1公里长,而先后出土的“龙骨”居然达20多吨!当时兰州的模样,由此可以略见一斑。

  伴随着地壳不断的上升,黄河逐渐向两侧侵蚀。当河水流经坚硬的岩层时,因侵蚀作用受到限制,便形成了像柴家峡、金城关峡这样的峡谷,当河水流经松软的土层时,侵蚀作用明显加剧,谷地随之拓宽,流速急剧减缓,河水夹带的泥沙大量沉积,加上两岸流失下来的水土,天长日久,便形成一片片宽广的冲积扇和洪积扇。现在新城、西固,安宁、七里河及城关所在的一片片平地,就是这样形成的。这已经是距今几千年以前的事情。与此同时,地壳每在一定范围内整体上升一次,河流也就跟着下切一次,先前形成的又宽又平的河谷,这时又以离出河面的平地出现在新河道两旁。如果地壳上升的速度大于河流下切的速度,又是间歇发生的,那么每发生这样一次地壳运动,就要留下一级地势平坦、宽窄不等的台阶,从下往上数,最低的一级叫做一级阶地,尔后就是二级阶地、三级阶地……。在兰州市区漫游,会不时遇到一些叫“坪”的地方,诸如范家坪、牟家坪、彭家坪、晏家坪、兰工坪、五星坪、华林坪、伏龙坪、桃树坪等等,仔细观察它们的地势,有的最宽处达3000米,有的最宽处只有1000多米,有的高出黄河河面200多米,有的高出河面仅100多米。从上向下看,好像是一层层宽阔的平台,由下往上看,又像是一级级巨大的台阶。这些宽窄不一、高低不等的“坪”,就是大自然如此经营的杰作。它们大都属于三级或四级阶地,现在都已辟为农田。而市区的大部分建筑,则都坐落在处于二级阶地的河川地带,其海拔高度为1520米左右,和泰山绝顶的海拔高度相当。唐代著名诗人杜甫在《望岳》中说;“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可是,站在与泰山绝顶基本等高的兰州市区中心环视四周,情形正好相反:不仅众山不小,反而显得很大。原因就在于兰州四周的山峰,大都处于五级阶地以上,相对高度要比市中心高出四五百米。其中距离市中心不远的营盘岭,主峰高达海拔2171米,它和海拔高度只有1503米的最低点北面滩相比,要高出668米,而市区中心仅比处于一级阶地的北面滩高出十来米,自然看不到登上泰山极顶时的那种壮观景象。

  “黄河西来决昆仑,咆哮万里触龙门。”今天,当我们站在皋兰山顶俯瞰兰州雄姿的时候,不能不由衷地感谢黄河,倘若没有豪放不羁的黄河,没有黄河造成的这一片片冲击扇和洪积扇,兰州也就不可能登上中国的历史舞台。因此,黄河既是中华民族的摇篮,也是她的娇子——兰州的摇篮。

  在习惯上,人们都把兰州划在祖国的西北。其实这种划分是不准确的。兰州位于东经102036'至104034',北纬35034'至37007'之间,地理座标大致在将军山一带。倘若在比例尺为二千六百万分之一的地图上,以兰州为圆心,画一个半径为90毫米的圆,就会立刻发现,从兰州向北到漠河,向东到乌苏里江,向南到南沙群岛,向西到乌孜别里山口,其直线距离相差无几,大致都是2300公里左右,恰好位于祖国的地理中心。正因为如此,有人把兰州称为我国的“陆都”。一位当代诗人来到兰州南关十字时,更是感慨万端地唱道:“我仿佛站在祖国的中心,躺在母亲的怀抱里了!”有位城市建设方面的著名专家也说,从地理学的意义上讲,兰州可谓祖国的“心脏”。这话并不是没有道理。

文章来源:中国甘肃网-兰州日报 责任编辑:田洋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甘肃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中国甘肃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新闻热线:0931-8960109 技术服务:0931-8960711 网上投稿
网站简介 | 大事记 | 人才招聘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中国甘肃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5-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