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 深入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
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甘肃网 > 陇原史话 > 黄河文化 正文
投稿

仰望祁连

2014-12-04 09:18:33 来源:中国甘肃网-兰州日报 作者: 责任编辑:田洋 点击图片浏览下一页

  董保华摄

  一

  初次认识祁连山,是二十年前的事,那时候来河西考察,匆匆穿过河西走廊,远远望着祁连山从身边滑过,黑黝黝的,和其他山没有两样,只是偶尔看到几座山头有白白的积雪,才能感觉到几份圣洁。而当走近祁连,在它的呵护下生活,才会感知到祁连山不同寻常,已有的关于山的认知和描绘,都难以表达对它的理解。祁连山让人尊敬,也让人祟拜;祁连山让人爱恋,也让人怜惜,越是走进祁连,越是熟悉祁连,越是亲近祁连,对她的感情越就复杂起来,对她的感激、希冀和担忧交织在一起,成为我难以割舍的牵挂,成为我人生的依靠和寄托。

  祁连山,不论是从山名还是从历史去追溯,都是一座著名的山,是一座天赋使命的山。远古以来,它就被匈奴看做天之山,迄今也被生活在这里的裕固人称作“腾格里大坂”,也还是“天之山”的意思。祁连山的确是座天山,它托起了西部一半的天。从乌鞘岭向西,它绵延上千公里,纵贯了数条山脉,含纳了数个峡谷。从河西走廊南麓向北,祁连山也横跨上百公里,奔向青藏高原,奔向青海湖,而山脉中的数个大峡谷,发源出数条著名的内陆河,成为维系祁连生态系统的乳汁。

  祁连山天生就要承接两大高原的碰撞。没有哪座山像祁连一样,在两个截然不同的夹缝中生存。它横亘在蒙古高原和青藏高原之间,要承受起两大高原的碰撞。祁连山如同穷人家的长子,背负着不同生态状况的责难,而它坦然面对,默然忍受,把坚强、刚毅和不屈镂刻在山峦沟壑和一草一木之间。难怪《国家地理》曾对祁连山有这样动情的描述,“东部的祁连山,在来自太平洋季风的吹拂下,是伸进西北干旱区的一座湿岛,没有祁连山,内蒙古的沙漠就会和柴达木盆地的荒漠连成一片,沙漠也许会向兰州方向大大推进。”

  二

  祁连山早就被人称作“母亲山”了,自古就养育了众多儿女,孕育了两种文明。自汉武帝断匈奴手臂,置河西四郡以来,祁连山就在牧业文明和农耕文明的竞争中阅尽沧桑,它坚守着初衷,坚持最基本的生态,让祁连山川四季如画,山清水秀,广袤草原如千里碧毯,绿草如茵,牛羊成群,古老的游牧民族,过着自给自足、绿色生态的生活。它虽是一座含水不大的贫瘠山脉,但在冰川和雪山的照应中,仍然顽强地涵养出道道浅河弱水,不知疲倦地眷顾着河西的片片绿洲、座座城池。每一条河都串着一片村庄,浸润出一块绿洲,崛起来一座城市。沿着走廊的东西,石羊河灌溉了武威,黑河养育了张掖,洮濑河哺育了嘉峪关、酒泉,还有南下东去的大同河、湟水河滋润了海北的辽阔土地,成就了西部最富盛名的粮仓。“正是有祁连山,有了极高山上的冰川和山区降雨才发育了一条条河流,才养育了河西走廊,才有了丝绸之路。然而祁连山的意义还不仅于此。”

  祁连山如同它的构造一样,千沟万壑,千差万别,包容着世间万物,发源出多种民族文化。“祁连山不仅作为地理的屏障分开了蒙古沙漠和青藏高原,也分开了两个古老的人群集团,这两个内涵暧昧的人群集团是羌和胡,南有羌、霍尔、吐蕃,一直传承至今日雪山藏族,北有胡、突厥、蒙古,一片串连遍及欧亚大陆的牧民”。尽管许多的民族已消失在历史的尘埃之中,但许多民族文化的灵魂仍在草原激荡,从裕固族的歌声中,从藏族同胞的舞蹈中,从蒙古音乐的旋律中,不时地传达着历史的涛声。“祁连山对中国的贡献,不仅仅是河西走廊,不仅仅是丝绸之路,不仅仅是引来了宗教,送去了玉石,更重要的是祁连山通过它造就和养育了冰川,河流与绿洲做垫脚石和桥梁,让中国的政治和文化渡过了中国西北海潮的沙漠,走向了天山和帕米尔高原。”

  祁连山横跨两省,影响西部甚至中亚,自古就受人重视,是一座寄予众多希冀的山。它终是人们尊重和拥戴的神山。冰川、雪山是这座山圣洁的哈达,吉祥且满怀希望。祁连山是西部冰川、雪山最集中的地方。站在乌鞘岭往西瞭望,祁连山脉由黄变黛,由黛变白,像一条巨龙,披云裹雾,逶迤曲折。目光最近处,排排怪石如马牙一样突兀而起,东西绵延十多公里,就是著名的马牙雪山。尽管冰川消融,雪线升高,马牙雪山的神奇已不可同日而语,但在秋冬季节,仍能感受到曾经的荣耀。站在康乐草原,南望祁连山脉,那里的山顶白雪皑皑,由东向西延伸的雪线十分耀眼。更远一点的地方,叫不上名的雪山,一抹银色如幻觉一样缥缈,雪的精灵若隐若现。我曾从肃南出发,沿着祁连大峡谷一路西行,追寻雪山、冰川的踪影,穿越二只哈拉达坂,眺望祁连山主峰,班赛尔山和贺大素北山,玉石梁雪山、三道石人雪山、牛头雪山嵌在奇绝嶙峋的山峰之中。最为著名的八一冰川、七一冰川,这些终年积雪形成的宽阔而硕长的冰川,是雪山的一绝,如银装素裹的天女,矗立于白云黑土之间,如披挂在雪山众神身上的哈达,千姿百态。

  三

  古老的森林是祁连山最迷人的项链,绿宝石样的珍贵。祁连山原是不容易长树的地方,高寒,植被稀少,且生态脆弱,但森林还是顽强地生长起来,从乌鞘岭下的小三峡,到焉支山的长寿谷,从扁都口的扁都峡,到康乐草原边幽深的林涛,淋漓地展示绿色的力量。

  草原是祁连山分布最广,也是最令人自豪的。祁连草原看上去粗犷,但本质是温情浪漫的,它被评为“中国最美的草原”。祁连草原美,美在其大。祁连草原铺展在祁连腹地,东边皇城的夏日塔拉草原,围绕焉支山的大马营草原,还有康乐草原、东嶂草原、陶莱草原和祁连草原,我所见到的川地或山地草原,都是一望无际,广袤地铺展开千里碧毯,给人天苍苍、野茫茫的感觉,把祁连山的情怀送到每个人面前。祁连草原美,美在其高、美在山清水秀,美得令人产生返璞归真、如入梦境的感觉。祁连草原以其独有的风格,把祁连的美深深印在记忆中!

  祁连山中多河,所以灵性生动,始终有着超乎寻常的魅力。东部发源出大通河、湟水河,向东奔流直入黄河,成为中华母亲河的重要部分。北部的石羊河、黑河、疏勒河、党河,在山前形成大片的绿洲,成就着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的愿望,给人带来生生不息的希望。

  祁连山幅员辽阔,千姿百态,是一座博大仁厚、充满情怀的山。祁连山是座宝山,是给人们带来美好向往和积极追求的地方,不去势利地看地下埋有多少的矿藏,不去贪婪地想怎样发财致富,只要你徜徉祁连山,就会获得额外的收益,超值的享受。祁连山是野花烂漫的地方,祁连草原的花,多的叫不出名字。记住格桑花,就记住了“夏日塔拉”,这种金黄的小花,精致美艳,在草原上丛丛生长,片片开放,把草原装扮的如花海一样。认识了羊肚花,也就认识了草原,这种形似小羊羔的白花,是草原朴素的花,羊群最喜好的草,它爬在山坡上,长在山岗上,银白色的花蕾耀眼夺目,如羊群散落在草地上。草原边的马莲花,是草原最亲的花,紫蓝色的马莲花,艳中带媚,芳香怡人。住进裕固人白色的帐篷,唱着山歌,闻着花香,才会真正领略到心旷神怡、沁人心扉呢!

  祁连是生长稀有动植物的地方。祁连山本来是一座单薄的山,因为长的过高、过寒,本应没有那么多的动植物生存,但祁连山超乎想象的丰满,不仅孕育了无边无际的草,层峦叠嶂的林,还有五十几种兽、一百多种鸟、十几种爬行动物生活,更让人惊奇的是,在雪线以上,还会有雪莲、蚕缀、雪山草,被裕固人称作“岁寒三友”的植物呢。

  祁连山是藏着美玉和丹霞的地方。我对玉了解甚少,但知黄金有价玉无价。玉是自然的精灵,大自然的造化,祁连墨玉是祁连山的宝贝,它晶莹剔透,润滑细腻,成就了夜光杯的美誉。它厚重大气,雄奇健美,寄托着无限的祝福和向往。丹霞是祁连的魂,从七彩的神韵,到奇绝的造型,演绎的是祁连千年的梦幻,万年的追寻,难怪《国家地理》杂志会语出惊人,“张掖的丹霞,已经到了不需要借助任何外界的色彩和光源来点染自己的境界。”

  四

  祁连山从历史走来,风风雨雨不间断,经受了太多的磨难,是一座承载许多重负的山。曾经有人问,祁连山是什么?那首古老的歌,让人直白而费解,“失我焉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藩息”。这是匈奴自己悲怆的总结?还是牧歌终结的谶言?我判断不清。但祁连山已负重累累,气喘吁吁,难以承载最后一根稻草。祁连山是坚强的,但它已不丰美,已不健壮。

  祁连山实际是一座蓄水含水量不大的山脉,从峡谷里流出的,只不过是雪山冰川消融的结果。但我走近这些决定河西走廊生态,甚至影响中国乃至亚洲的冰川雪山,却发现雪线上升,冰舌萎缩,母亲山伤痕累累,母亲河危机四伏。从乌鞘岭西行,一路追寻,马牙雪山已很少见雪,金强河快成季节河,养育石羊河的冷龙雪山,也已少的可怜,只有秋冬季节可见山顶点点积雪。逐年升高的雪线,如同一道看不见的丝带,越来越多的生灵面临着被其缢死的厄运。

  祁连山养育着河西,河西的生存靠祁连雪水浇灌,但人的增加,草场被犁成耕地。如今,辽阔的草场,一步步退让,被逼无奈地向着山坡退去,取而代之的是纵横的沟渠,开垦的土地,祁连山被无情地切割,很不情愿地成为性格迥异的草场和耕地。更要命的是矿山开采和不断扩张的城市,压得祁连山神色憔悴,许多地方已是伤痕累累。祁连山的腹地也在经受超强的冲击,有“黄金草原”美名的皇城,曾经养育过匈奴王庭的牧场,现在草场已严重超载,鼠害严重威胁着原本是格桑花遍开的草地。曾经是世界最大军马场的大马营草原,大半的草场已被铺天盖地的油菜花占去。还有祁连山中的康乐草原,尽管有九排松的精神,却也难挡牛羊一遍遍的啃咬,草的身子不及兔子的身高,各种毒草还趁机蔓延开来,使原本生机勃勃的草原伤痕遍地。最刺痛人心的是陶莱草原,这个黑河的源头,尽管已经退耕五年有余,但扎在沙砾中的草根,很难发现复发的绿茵,尤其是祁连深处的草地,本来海拔的严酷已让草场失去了精神,而漫山遍野一群赛过一群的羊群,一群比一群爬得高的牦牛,还有处处被鼹鼠垒起的土堆,把祁连山最辽阔、最丰满的身躯践踏的惨不忍睹,祁连山忍受着痛苦、呻吟!

  仰望祁连,心生许多感念和感慨;仰望祁连,心有更多祝愿与祝福。

文章来源:中国甘肃网-兰州日报 责任编辑:田洋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甘肃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中国甘肃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新闻热线:0931-8960109 技术服务:0931-8960711 网上投稿
网站简介 | 大事记 | 人才招聘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中国甘肃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5-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