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甘肃网 > 陇原史话 > 考古发现 > 敦煌文化 正文

[考古发现]藏经洞卷子流散之见证

来源:甘肃档案信息网  2013-10-25 09:34 进入论坛

  1900年敦煌藏经洞发现了数万卷唐代写本。由于清朝的腐败,敦煌的偏远,这一发现没有及时为中国学者所知。1907年到1908年,藏经洞的精华先后被斯坦因和伯希和攫取到手,运送伦敦和巴黎,可是当时的中国学者对他们拿去了多少东西以及藏经洞剩余情况,却了然无知。1909年秋,伯希和由河内来到北京,随身携带了一些没有随大宗收集品寄回巴黎的敦煌写本,并将其中的四部典籍、古文书等出示给京师学者看,这时,京师学者才第一次得知中国的西北角发现了唐代古写本。伯希和还告诉大家,藏经洞还有以佛经为主的写卷约8000卷,他并没有取完。,,,罗振玉把这个惊人消息立即报告给学部左丞乔茂楠,请火速拍电报给护理陕甘总督毛庆蕃,让他把剩下的卷子购买回学部,并为学部代拟电文,发往甘肃。宣统元年(1909年)八月二十三日,清廷学部致电护理陕甘总督:

  “行陕甘总督,请饬查检齐千佛洞书籍,解部。并造像古碑,勿令外人购买。宣统元年已酉八月二十三日”

  这就是人们后来经常引用的清朝学部的电报,也可以说是清朝政府处理藏经洞经卷仅有的档案记载之一,收入《学部官报》第104期。虽廖廖数语,但这是藏经洞写卷发现9年后第一次由政府出面保护和拯救剩余藏品所形成的档案。

  甘肃地方政府尤其是敦煌县政府,在接到学部电报后,如何处理藏经洞剩余卷子并运出敦煌的过程,县政府当时是有政府公文记载的。这些政府公文是当时地方政府处理剩余敦煌卷子不可多得的原始记录和研究敦煌遗书流散史的原始材料,辅之以斯坦因的《沙埋契丹废墟记》等资料,被后来的研究者一再引用,以还处理过程的原貌。但现今,这些档案绝大多数失散或损毁。敦煌县政府的档案,首先是由历史学家卫聚贤1943年披露出来的。

  卫聚贤祖籍甘肃庆阳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