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甘肃网 > 陇原史话 > 黄河文化 正文

甘肃黄河有石林 黄河倒流处隐藏着的神奇景观

来源:《环球人文地理》  2012-07-15 22:35 进入论坛

  一边是惊心动魄的壮观石林一边是与世隔绝的龙湾,伴随着悠悠黄河水的流淌,黄河石林已经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而外人“发现”这一奇景只不过才30多年的时间。

  黄河石林位于甘肃省白银市景泰县东南中泉乡龙湾村境内,从省城兰州乘车向北经白银市至景泰,约两个小时左右便可到达。

  黄河石林是由众多峭壁、岩柱组成的峰林和峰丛,在10平方公里的范围内呈狭长带状分布,场面宏大,气势磅礴,原始、亘古、苍莽、纯粹……。

  伴随着悠悠黄河水的流淌,黄河石林已经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而外人“发现”这一奇景只不过才30多年的时间。更为神奇的是,在与石林一河之隔的地方,有着一片神奇的绿洲——龙湾村,这里的村民祖祖辈辈过着与世隔绝、自给自足的生活。

  发现石林:多次失之交臂后的横空出世

  黄河石林的发现可谓是偶然中的偶然,1967年,一个名叫苏云来的景泰县文化工作者在当地逐村采风,他历经千辛万苦,从垂直90度的百米悬崖上通过天梯、栈道第一次进入了龙湾村,村内阡陌纵横、绿意盎然的景色给从小在荒原戈壁中长大的苏云来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是,他并没有看见黄河对岸的“石林”。10年后,苏云来随景泰县文化队第二次来到龙湾,这一次,他开始用画笔记录下龙湾村的风土人情,但由于和第一次走的路线一样,他还是与石林擦肩而过。

  1978年,苏云来和外地的摄影家一起来到龙湾村,拍下了第一张鸟瞰龙湾村绿洲的照片。

  1979年,苏云来第四次随县剧团下乡来到龙湾……

  一次次的失之交臂,沉寂了千百年的黄河石林在静静地等待着宿命中的机缘。1983年的冬天,苏云来第五次来到了龙湾,这一天雪花漫天飞舞,悬崖上的羊肠小道被积雪封住了,自古出入龙湾只有两条路:要么走栈道、爬天梯走旱路;要么先乘羊皮筏子渡黄河,再穿过峡谷进村。这一次由于天气原因苏云来不得不选择了第二条更为艰难的水路,当他渡过黄河,沿着河边由西向北而上,再直转西去,便进入了世所罕至的黄河石林饮马沟段。

  当黄河石林第一次展现在苏云来眼前时,他立即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饮马沟大峡谷是黄河石林中最大的一个沟。进入峡谷内,两边全是100多米高的石柱石笋,给人万山压顶的感觉。两旁崖壁千仞,偶有苍鹰盘旋,峡谷曲折,山倾壁危,如城堡、高墙般比肩而立,雄伟无比。

  之后的3天时间里,苏云来踏遍了黄河石林的沟沟岔岔,用速写的形式记录下了眼前的一切。1985年,他的第一幅以龙湾山石为素材的国画《龙湾石林》获得白银市美术书法摄影展一等奖,接下来几年,苏云来关于黄河石林的创作一发不可收拾,各种美术作品多次获得省市级的各种奖项。直到1990年,《甘肃日报》第一次刊登发现黄河石林的消息……从此,黄河石林才开始进入大众的视线。

  石林成因:一段沧海桑田的历史

  根据地质专家勘测,黄河石林大约形成于210万年前的新生代第四纪。石林所在地区曾经是幽深的黄河故道,后来由于河床逐渐下降,石林慢慢裸露出水面。和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的成因一样,黄河石林也是由于经过黄河水百万年的冲刷形成的,大约平均每1万年向下冲刷出1米。

  谈到石林,人们往往想到的是云南的路南石林和关于“阿诗玛”的美丽传说。但不同的是,云南石林的主要成分是石灰岩,而黄河石林的主要成分是洪积砂砾岩。砂砾岩的结构比较松散,形成得比较快,销蚀得也比较快,所以它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地貌,也是一个非常短命的地貌——这正是它的稀有和珍贵所在。而且,从形态规模上看,云南石林的平均高度是60米到80米之间,黄河石林的平均高度是80米到200米之间,最高处是210米,比云南石林要雄伟壮观得多。

  在沉寂了几百万年之后,黄河石林的出世注定要石破天惊。大自然以万古之力、变幻之功,赋予了它超凡之气与浩荡之神。正是这种独具雄、险、奇、古、野、幽的原始风韵,使黄河石林成为了影视剧的最佳外景拍摄地。

  比如,2008年上映,由成龙、金喜善、于荣光主演的电影《神话》中有27分钟的镜头取自这里,另外,《天下粮仓》、《汉武大帝》、《花木兰》、《决战刹马镇》等影视剧都曾在这里取过景。

  在石林里寻找那些出现在电影里的镜头,当地人会热情地给你介绍:那个地方是金喜善坠崖处;那条路上成龙曾经跑过马;那个峡谷于荣光曾带叛兵围剿——电影《神话》中由成龙扮演的秦朝大将军蒙毅率千军万马呼啸征战的恢弘场景令人过目难忘。那首传唱至今的主题曲,那种千年不变坚持等待的情怀,在石林数百万年的沉寂前,不能不令人动容。

  黄河石林封存了远古的蛮荒岁月,遗落了浩浩荡荡的历史烟尘。当你置身其中,有一种亦真亦幻的感觉,恍如穿越时空,回到远古。那些静静矗立的石柱,仿佛在述说着古往今来的无数沧桑故事,令人浮想联翩。你可以想象惊心动魄的战争,也可以想象刻骨铭心的爱情。在这里,你可以骑一匹马,放开缰绳,寻找驰骋疆场的感觉,遥想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也可以乘一辆古朴的驴车,听赶车的老乡吼一段“花儿”,映着满目的荒凉,真有点不知身向何方的悲壮。

  龙湾村:黄河倒流处隐藏着的世外桃源

  都说滚滚黄河向东流,可在石林对面的龙湾,大浪东去的黄河突然自东向西来了个“S”的大转弯,倒回去数公里,经过一番曲折之后,又绕行而去,犹如神龙摆动,绕出了一方塞上江南——这就是老龙湾。

  不寻常之处,必有不寻常之景。在一派苍凉的荒漠山丘之中,顺着黄河的一湾流水,龙湾村出现了。它犹如荒漠中一片如翠如玉的浓荫——庄稼平整如织,果树茂密葱葱,土房错落有致,屋顶炊烟袅袅……一切都宛若世外桃源一般。

  这座与石林毗邻而居的龙湾村,被绝壁、河面牢牢圈住,与世隔绝。最初的龙湾人,正是为了躲避兵荒马乱,才找到这一块富足、宁静、安详的好地方,自给自足、衣食无忧。

  龙湾村被发现之前一直与世隔绝,它通往外界的路只有两条:一条是坐羊皮筏子走水路穿过峡谷,食盐、煤炭要用羊皮筏子一点一点运进来;另一条是峭壁上的羊肠小道,靠的是人背驴驮,这条路被龙湾人称为“天桥崖”。外地姑娘嫁到龙湾村,骑马坐轿到了绝壁崖顶,也必须一步一步地挪,战战兢兢地走下来。听龙湾村的老人说,也只有龙湾的毛驴才能从这里驮东西下来,外地的毛驴绝对不行。

  在扼守村外的“天桥古道”上,有一道天然石门可供通过,门上原有对联:“木柱高撑山拔地,石阶陡立路通天”,可见其险要之势。过桥的地方搭有活动木板,有了匪患,村人撤走木板,“天桥”立刻变为“天堑”,成为绝路。土匪只能望而兴叹,无功而返。因此这里很少遭遇战火,大多数人不知道八年抗战、三年解放战争。

  无垠的荒漠戈壁与母亲河相拥养育着世代繁衍的龙湾儿女——春天,满树繁花映衬在绿色的田野之中;夏天,绿树金浪覆盖在褐色的沃土之上;秋天,梨枣瓜果飘香于农家小院;冬天,炊烟薄雾缠绕在岩壁腰间。这美丽的世外桃源和石林寸草不生的裸露沙岩,就像那热恋中的深闺少女和袒胸强悍的小伙紧紧依偎在一起一般,这一切不相干的元素柔和而默契地交织在一起,仿佛神话被龙湾村经年地阐释着。

  直到2004年,龙湾村才修通第一条公路,当影视剧组的汽车驶入龙湾村时,许多村民睁大了眼睛呆呆地看着,这是他们第一次看见汽车,当然,更不用说火车了。不过很快,这些初次见到汽车的村民就开始在各种影视剧中客串群众演员了,也许,当你坐在电影院里看大片时就能看见不少的龙湾村人。

  羊皮筏子:漂流黄河两千年

  过去,从龙湾村到饮马沟峡谷的入口只能乘坐羊皮筏子顺流而下。黄河浊浪滚滚,羊皮筏子在上面飘飘荡荡,“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描述的正是这种感觉。

  黄河文化中羊皮筏子的历史可谓源远流长,“千年筏子百年桥,万里黄河第一漂”。羊皮筏子古称“革船”,是一种简易渡河的运载工具,据史载可查,至少有两千多年的历史。《后汉书》里的“缝革囊为船”、《水经注·叶榆水篇》里的“乘革船南下”、白居易在《长庆集·蛮于朝》中吟诵到的“泛皮船兮渡绳桥”,都是羊皮筏子的前世。

  羊皮筏子的做法是将山羊(因为山羊皮比绵羊皮厚实、经久耐磨)剥皮、浸水、暴晒、去脂、扎口、灌入食盐和香油——这一过程谓之“浑脱”——之后,并排捆扎在细木架上,羊皮筏子就做成了。在“浑脱”的过程里,最神奇的要数剥皮——只需从羊颈部开口时动一次刀,余下的全靠撕、拉、撵、扯、挫等一系列动作,一点一点把羊皮从羊身上分离出来,完全没有一点破损。

  乘羊皮筏子渡河时,需将羊皮充气置于水中,摆渡时皮筏顺流而下,返回时,则由筏子客扛于肩头,步行至上游,古有“下水人乘筏,上水筏乘人”之说。抗战时期,当地的一名筏子客用羊皮筏子从四川广元运输汽油到重庆,这个轰动山城的故事,成为当地百姓的美谈,并留下了一段“窜死一只羊,剥下一张皮,捂掉一身毛,涮上一层油,曝晒一个月,吹上一口气,绑成一排排,可赛洋军舰,漂它几十年,逍遥似神仙”的顺口溜。

  龙湾的羊皮筏子是最正宗的,每个筏子最多只能坐3~4个人,张张羊皮都是用嘴一点一点吹鼓起来的。人在筏上,筏在河中,两岸景致似巨幅画卷,在面前绵延开来,沿河风情尽收眼底,滔滔黄河水载着千年的沉重滚滚而去。

  在羊皮筏上远望,黄河两岸一边是阡陌纵横、绿意盎然的世外桃源,一眼望不到边的枣树林顺着弯曲的黄河绵延而去;一边是上无飞鸟、下无走兽的悬崖峭壁。古朴润泽的龙湾绿洲与疏放干亢的石林戈壁隔河相望,两种生态对比鲜明,反差极为强烈。山的梦幻、河的灵秀、绿洲的静谧、戈壁的空灵在这里融为一体,令人在沉思遐想中忘却烦忧,超脱尘俗……

  摘自《环球人文地理》2012年第5期 作者:弯弯

文章来源:《环球人文地理》 责任编辑:薛东明
相关新闻: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甘肃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中国甘肃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新闻导读
评论排行
新闻排行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新闻热线:0931-8410022 技术服务:0931-8417722 网上投稿
网站简介 | 网站律师 | 实习申请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中国甘肃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5-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