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甘肃网 > 陇原史话 > 饮食文化 > 酒文化 正文

酒里的光阴——兰州人因为酒而可爱

来源:中国甘肃网  2012-03-26 08:09 进入论坛

  有人说,在兰州文化里,有一个关键词:光阴。它的基础含义是时光,但在本地方言里,它确凿地定义为:金钱。小偷的工作是找光阴;机关干部们混光阴;爆发户们挖光阴;小姐们在撬光阴;一般的老百姓则是拾个光阴……此乃兰州的浮世绘。过了“腊八”这一天,兰州的世浮会就显得更加生动了起来。除了大包大包地向家里抱东西(年货)之外,人们开始享受“光阴”了。这时,兰州的街上“醉鬼”多了,饭馆酒店里的生意空前热闹,人多势众,一股股的猜拳行令声如西北风弥漫在兰州的上空。女人们看着自己的男人划拳心里高兴,当男人喝醉了爬在她们的肩膀上说一些醉三倒四的温柔话,她们心里就更高兴了。因为女人的支持或者说是放松管理,兰州人常以自己的喝而牛气冲天,你若是外地人他们会自豪地对你宣称:“在我们兰州,一年能喝到好几个牌子的酒呢!”酒使兰州男人更像男人,他们在酒桌子上是那样的豪迈,仿佛不“放翻”或者“摆平”你,他们就是是男人。

  酒,在人类文化的历史长河中,它已不仅仅是一种客观的物质存在,而是一种文化象征。有人说,它是一个变化多端的精灵,它炽热似火,冷酷象冰;它缠绵如梦萦,狠毒似恶魔,它柔软如锦缎,锋利似钢刀;它无所不在,力大无穷,它可敬可泣,该杀该戮;它能叫人超脱旷达,才华横溢,放荡无常;它能叫人忘却人世的痛苦忧愁和烦恼到绝对自由的时空中尽情翱翔;它也能叫人肆行无忌,勇敢地沉沦到深渊的最底处,叫人丢掉面具,原形毕露,口吐真言。西北天寒,人多爱饮酒。平日里朴实的兰州人虽然不善言辞,沉稳,甚或显得有些木讷,但也没有更多的虚伪、矫饰。酒不但保持着西北人民的豪爽,体现出不排外的包容性,同时也非常友善。

  酒壮男儿胆,兰州的酒场如战场,在酒桌上兰州的男人用的茶杯,身上显尽“匪气”。有学者曾经形象地把这种文化称为“土匪文化”。正因为如此现在好多城市的人都说兰州人野蛮,因为过去兰州人喜欢打架,有时很血腥。说这话的人还附带上了一首在兰州以前很是流行的诗:“每个街角都藏着怀揣利器的小伙子∕每个姑娘都操着方言”。

  事实是兰州的确是这样一个地方,从历史上讲兰州匪文化盛行,一直是汉民族与西北少数民族征战搏杀的战场,所以就养成了一种彪悍好武的民风。兰州地区是中国远古文化的发祥地之一,早在数万年前,这里就有先民繁衍生息。黄河横贯兰州,山脉分布两侧,黄河支流大通河、湟水、庄浪河、阿干河、苑川河等穿越群山,相继注入黄河,形成大大小小的河谷盆地和阶地。阶地背依高山,濒临河流,厚土肥沃,草木繁盛,动物出没,鱼翔浅底,适宜先民栖息生存。兰州地区马家窑文化的先民们主要从事原始农业,创造了黄河上游辉煌的马家窑文化,将绚丽多彩的彩陶艺术推向了巅峰。但这里也是中国青铜的发源地。在5000年前的东乡林家遗址中,曾出土了全国最早的钢刀,而在永登的蒋家坪遗址中出土的钢刀,也已有4300多年的历史。因此,兰州小伙怀揣利器也许是一种文化的传承,更何况现在早已不是这样的了。

  天津出混混,北京出青皮,兰州出夯客,夯客就是卤莽,好拼命嘛。翻开史书,我们不难看到,兰州在过去一直是农耕文明与游牧文明的一个交融点。远的不说,就是元代与宋代发生在这里大大小小的战争就不计其数,而所有的战争不过都是文化冲突的一种表面现象罢了。汉武帝的屯田移民,使中原的汉民族进入兰州乃至河西与新疆,而且还是它的“农民兵团”完成了一个文化传承与交融的使命。

  史料记载,汉代甘肃地区的绝大部分属于凉州。凉州除了河西四郡、北地郡和陇西郡,还有安定郡(原北地郡南部地区)、天水郡(原陇西郡东北部地区)、金城郡(郡治在今永靖县西北)。汉代的凉州是美丽富饶的地方。由于地理环境和风俗习惯的不同,以乌鞘岭为界形成东西两大地区。东部的天水、陇西等地田野肥沃,山地普遍生长着茂密的树林,居民都用木板建造房屋。农民用铁农具和牛种地,加上重视施肥和灌溉,谷物收成很好。畜牧业也比较发达。西部的河西四郡土地辽阔,人口稀少,水草丰美,最适于发展畜牧业,所以牛马和羊群铺满了草地,堵塞了道路,是全国家畜最多的地方。凉州人民由于身居边疆地区,经常备战和参加战斗,所以非常勇敢,青壮年都善于骑马射箭。朝廷选拔武士,常到凉州来招募。河西四郡的风俗特别淳朴,人民的性格老实忠厚,邻里相处融洽和睦,社会治安状况比内地还好。河西归西汉管辖之后,汉武帝于公元前121年设置了武威郡和酒泉郡。公元前111年,又分出上面两个郡的部分土地,设置了张掖郡和敦煌郡。武威郡治在现在的民勤县东北,酒泉郡治在现在的酒泉市,张掖郡治在今张掖市西北,敦煌郡治在今敦煌县西。河西四郡共辖35个县。这之后,汉朝便开始河西。这些移民实际上都是被武装起来的农民,从现在掌握的资料看来,这个“农民军团”有10万人之众。兰州位于河西走廊的东边的“口子”上,为经营好河西,汉王朝当然会把它看成一个重中之重的地方来经营,因此,在兰州这个丝绸之路的咽喉,早晨才送走霍去病西征的足迹,晚上又迎来了张骞出使的身影。他们以兰州为起点,渡过黄河向西,翻越乌鞘岭,进入祁连山雪水养育的千里河西走廊,然后渐进渐远。而这条路被我们今天诗意称为“丝绸之路”正像一些人说的,在岁月的深处,它是一条大蒜和玻璃之路,是一条杂耍小丑和茶叶之路,是一条传教士和探险家之路,还是一条战争与媾和之路。当一捆捆丝绸充塞于途时,是它把一个叫“契内”(china)的东方古国一下子推到了地中海之畔。

 [1] [2] 下一页
文章来源:中国甘肃网 责任编辑:甘文渊
相关新闻: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甘肃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中国甘肃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新闻导读
评论排行
新闻排行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新闻热线:0931-8410022 技术服务:0931-8417722 网上投稿
网站简介 | 网站律师 | 实习申请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中国甘肃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5-2012